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研究所主页 | 中国科学院
关键字:  
首页 概况 招生信息 学术与文化 成果与奖励 校友信息 常见问题 制度表格 参观预约 English
现在位置:首页 > 教育新闻
【跨越重洋】赴美国德克萨斯西南医学中心联培体验
2018-06-13 | 作者:赵晓政 | 【 【打印】【关闭】 阅读次数:

      我是来自国家纳米科学中心聂广军老师组的学生赵晓政。非常感谢聂老师以及德克萨斯西南医学中心的Yonghao Yu教授给我提供自2015年6月到2018年5月到西南医学中心(UTSW)学习交流的机会。在此期间我有幸在Yonghao Yu教授实验室系统性学习了蛋白质组学技术和mTOR信号通路相关研究方法,这段在美国的学习生活经验将是我人生道路上一笔重要的财富。 

      德克萨斯大学达西南医学中心(UTSW)位于达拉斯,是德克萨斯大学体系中的重要成员,也是美国著名的生物医学研究中心之一,由医学院,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和健康相关科学学院组成。自1985年以来共走出了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UTSW的宗旨是促进人类健康,促进利于人类潜能全面发展的社会。西南医学中心崇尚杰出、创造、团队合作以及同情。其中对我触动最深的要数同情这个核心价值:营造一种让病人、来访者和同事在每一次相遇中都得到尊重、感受到尊严和善良的环境。我认为这种人文主义关怀在这所医院兼研究机构的发展历程中书写着浓重一笔,并提醒我们,科研并非象牙塔,而是与我们生存以及生活息息相关。Yonghao Yu实验室致力基于质谱的蛋白质组学技术研究肿瘤信号转导网络和阐明肿瘤发生机制等癌症生物学基本问题的研究。我非常有幸能在Yonghao Yu 以及实验室的博后们的指导帮助下学习蛋白质组学和分子生物学技术,探索肿瘤耐药性的机制。 

      初到西南医学中心,印象最深刻的要数学校对安全性的重视。在进行完入职介绍后第一件事就是对新人的安全性教育。会有负责实验室基本安全,化学试剂使用,生物废物处理以及辐射安全等负责人详细讲解学校规定,如何处理平时实验可能涉及到的安全问题。在每节安全课上完以后,都会有课堂测试,保证每个参加安全培训的员工能够仔细听课,或者通过测试来强调重要的安全性问题,如果测试不通过,一星期之后会被通知重新参加课程,在此期间不允许做实验。学校规定不允许在实验室内喝水和吃东西的。记得我们隔壁实验室一个外国人有一天早晨在实验室办公桌上吃早饭被学校检查人员发现,接下来一周每天早晨,检查人员都会到他们实验室检查确保不再有类似事情发生,这种较劲的行为也体现了学校对安全性的重视。实验室内部的防火通风一样颇受重视,每个月都会有专门人员到实验室突查,实验器材摆放是否密集,不允许试剂柜上方摆放易燃物,必须与房顶留出1米的空间保证通风顺畅等,如果遇到违规的现象学校会拍照发给实验室负责人已及系主任,所以我们实验室每个月也为此进行大扫除,以达到相关规定要求。此外,学校对于实验垃圾的分类处理非常严格。生物类垃圾必须储存在标记有“生物毒性”的袋子中,并且需要高温灭菌处理,之后会有专门人员将这些垃圾集中运走。以上这些例子是我感触较深的西南医学中心对于安全性的重视,保证人身安全也是安心科研的一个重要基础。 

      Yonghao Yu实验室是以质谱技术为实验基础的。因为质谱仪器极其灵敏,所以需要实验室环境的干净整洁。Yu对于实验室成员的要求是“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即实验台做实验之前是什么样,做完实验之后也应该是什么样,收拾实验台如同实验结束后的一个仪式,收拾干净才算实验的真正结束。我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理念,不只是做质谱相关实验,不止是实验,能够时刻保持干净整洁的工作生活环境会让人心情舒畅。Yu的实验室从人数上讲,不算很大。我去的时候有7个人,离开的时候10个人。不多的人数为Yu提供了充分了解每个人课题进展的可能。我刚去的时候,Yu天天会找我谈话,询问今天做了什么,结果怎么样,他很喜欢亲自看western的胶片图,也会对结果提出自己的看法。甚至,有次我在细胞间观察细胞,他就冲到细胞间看我的细胞状态,有没有染菌。对我触动的另外一点,是同Yu讨论问题时感受到的平等性。Yu自己很喜欢阅读文献,电脑桌面上几乎填满了要看的文献,每次文献读到尽兴,会有很多想法,这时候他会迫不及待的从办公室冲出来,与相关课题的人分享讨论他的新想法,以及做下去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在这种讨论中,师生关系不在那么显著,我更多体会到的是一种科研上的平等性和自由性,也使得自己从不太能有想法到慢慢的产生自己的科研思路。Yu认为每一种科研思路都值得平等对待,不会因为你想法的不成熟而否定你,而是告诉你他认为什么是更好的,指出你不好的地方在哪里,只是客观评价,而不会给人一种来自于指导老师身份的压迫感。我很有幸能够体验到这样一种学习氛围,非常感激Yonghao Yu以及实验室的博后们这几年对我的帮助和指导。实验室没有明确的工作时间规定,基本是靠大家自觉。我刚去的时候Yu跟我说,做生物学实验最重要一点是同时进行多个课题的能力。他也是这么对我培养和要求的。实验室每个人都会承担几个不同的课题,但每个课题方向都是关于同一个主题的不同方面。这要求你每天要把自己的实验安排合理,每个时间段做什么都要提前计划好,我们实验室的每个博后都很厉害,他们阅读文献的时间都是实验间隙的10分钟或者20分钟挤出来的,同时思维转变也很迅速,文献,实验一,实验二,文献,实验三……每天这样安排会非常充实有效。能够学习到这种多线程的工作方式我还是很满足的,这也是今后自己的需要掌握的技能之一。 

      在达拉斯呆过的人戏称达拉斯为“达村”。公共交通不是特别方便,公交车很少,坐公交车的人也少,基本没有自己的车寸步难行。在达拉斯的生活使得自己学到一项新技能:开车。不过我住的公寓离学校很近,学校有shuttle连接南北校区,白天不用开车去实验室,不过如果晚上有实验安排就得自己开车去,美国因为不禁枪,整体上给人的安全感并不如国内,晚上开车会更加保险一些。出国之前我并没有自己做过多少饭,但去西南医学中心期间,我学习到的一项新技能就是自己做饭。一开始我完全是以做实验的心态来做饭的,查好菜谱,准备好食材,一步一步按照菜谱上的流程来做,最后做出来自己尝了一下感觉还不错,也受到了同居室友们的好评,内心的满足感油然而生。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满足感来源于本身对自己做菜的期望值较低,并且确实按照菜谱去做了,做饭过程中其实对最后的味道没有很执着的期待,只是专注的做饭而已,这给了我一种愉悦放松的体验。后来我想把这种体验应用到科研生活中,做实验过程中不对实验结果产生过多的预期,只是专注实验过程,相信自己前面的实验设计(就如已经存在的菜谱),无论什么样的实验结果,都能先以一个客观的态度去接受,这样也许会让自己科研过程中的心态更为平和,也有心情去做更多的事情。另外生活方面,对我印象最深的是美国人对于运动的热爱。平时在达拉斯市区内的交通基本非常通畅,不太会遇到堵车20分钟以上的情况,但比如遇到达拉斯独行侠的比赛,堵车半个小时都是正常,会给人一种全达拉斯倾巢出动的错觉。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界限分明,吃饭时间很少谈论工作问题。很多人都喜欢下班之后去运动主题的酒吧,跟朋友一起吃饭喝酒看比赛。酒吧在每一区域会放置很多电视,同时播放不同频道直播橄榄球,棒球,足球和篮球的比赛。我在美国参与较多的是篮球运动,每周四晚上和周六下午都会空出时间来跟大家一起打篮球,大汗淋漓的运动也相当于对科研生活的一种良性调剂。 

      以上是我对自己在德克萨斯西南医学中心的联合培养不成系统的体验和感受。再次感谢纳米中心以及聂老师为我提供可以联合培养的机会和平台,也感谢Yonghao Yu以及实验室成员对我联培期间的指导和帮助,希望可以把自己学到的科研思维经验应用到后面的学习工作中,也期待与大家更多的交流分享。 

  Yonghao Yu 实验室成员,生化系圣诞聚会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
国家纳米科学中心研究生教育 单位邮编:100190
单位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一条11号